中華管樂網

張咪咪:圓號譜寫靚麗的人生樂章

薷今 發表于 2020-06-17 17:36:09, 來源: 樂器雜志
關鍵詞:  圓號博士

3歲開始學習鋼琴,9歲已經通過了鋼琴最高級,卻在10歲那年突然決定將圓號作為自己一生為之奮斗的專業。張咪咪從2000年考入中央音樂學院附中開始,到2004年獨自奔赴美國學習,這一路下來,圓號一直都是張咪咪的主修專業,而鋼琴就成為她的副修專業。很難想象,這樣一位身材嬌小的女生是如何去駕馭這樣一件體積大、吹奏難度更大的樂器。但張咪咪卻用她的聰慧和毅力,將她的圓號音樂奏響于世界舞臺。如今,張咪咪也正以開闊的思維和先進的理念,為祖國的圓號教育事業注入更多新鮮的活力。

中國首位圓號音樂藝術博士的修煉
張咪咪的父親是中央音樂學院圓號專業的張誠心教授,雖然因為家庭的氛圍讓張咪咪早已對圓號非常熟悉,但讓她決定以圓號為專業卻是源于在10歲時看的一場音樂會。

“那是我人生中欣賞的第一場現場音樂會,演奏的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五交響曲。當第二樂章開頭的那段非常著名的圓號solo在大樂團的襯托下響起時,那極富魅力的迷人音色深深打動了我……”。從此后,張咪咪便踏上了專業圓號之路。

2004年,張咪咪參加了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每年夏天都會舉辦的國際音樂節。在其中的一場音樂會中,年齡最小的她考上了在洛杉磯音樂中心迪斯尼音樂廳音樂會的圓號首席。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的校領導們也因此找到了她,愿意以全額獎學金邀請她赴美留學。一個月后,張咪咪便獨自一人背著心愛的圓號遠赴重洋,開始了漫長的求學之路。

之后的她一路成績斐然: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獲得全額獎學金,進入曼哈頓音樂學院;榮獲全額獎學金進入耶魯大學音樂學院繼續攻讀碩士學位;獲得美國羅格斯大學音樂學院的最高學者全額獎學金。她還是唯一一位被耶魯大學音樂學院特聘為藝術家講師的中國人,并在博根音樂學院任教。其間,她擔任國家級職業樂團——美國國家芭蕾舞樂團與普林斯頓交響樂團的客席,以及紐約青年交響樂團圓號首席,身影遍布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林肯中心、華盛頓肯尼迪藝術中心、洛杉磯音樂中心。在洛杉磯青年音樂家 The Spotlight Young Artist competition比賽中,她獲得了該賽歷史上第一個銅管冠軍,并舉辦了在洛杉磯音樂中心的獲獎者獨奏音樂會。洛杉磯媒體對她的個人采訪被刊登在了《洛杉磯時報》上。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張咪咪獲得了博士的DMA學位,成為中國第一位圓號音樂藝術博士。

DMA的全稱是Doctor of Musical Arts,拿到這個學位非常困難:需要完成六場個人音樂會,形式包括獨奏音樂會、室內樂音樂會、演講式音樂會。之后學校會舉行兩部分的筆試,每一部分的筆試都長達五個小時,共十個小時。筆試的第一部分,考官可以問任何有關專業的問題,回答的方式是必須以論文的形式;筆試的第二部分是隨機抽出10~12部音樂作品,對其進行非常詳細的分析。筆試通過了,才有資格參加最后的口試答辯。答辯也是由各科目老師進行與專業有關,但沒有范圍的提問??己说膶I程度之深、范圍之廣都是要靠多年的積累和平時加倍的努力才能獲得的。

另外還有100頁的論文也是非常困難的一個部分,張咪咪介紹說:需要通過導師一次又一次的審核,接著要其他科目的老師和系主任一次又一次的修改,所以光論文有些人就需要長達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來完成。DMA每年的名額,全校只有兩到三個,分數最高的被錄取。有很多學生都是在最后的這幾次考試中沒有通過,而沒有畢業,最終不了了之。

張咪咪回憶自己在讀博士的這幾年,早上五六點鐘起床是經常的事情。尤其是在每次考試前和準備論文的時候,經常一宿一宿的不睡覺,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非常非常艱難的一段時間?!暗?,回頭想想,一切都是值得的?!?

用“巧勁兒”駕馭“最難”的樂器
“When the Horn player is playing,even god is praying.”(當圓號演奏家開始演奏的時候,連上帝都會開始祈禱。)張咪咪說起流傳于歐美各大樂團的這一句名言,表達的是全世界的音樂家都知道的一個事實——圓號是所有樂器里面最難演奏的一種樂器。所以大家印象里,學圓號專業的人也是遠遠少于學其他樂器的人的。

2004年張咪咪剛到美國的時候,在那里的中國人還非常的少。因為與校長以及專業老師一直都保持著非常友好的聯系,張咪咪后來也推薦了很多想赴美學習圓號的學生給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所以,近幾年在愛德華音樂藝術高中的來自中國的圓號學生以及學其他專業的音樂學生、藝術學生也已經很多了。近些年來,在中國,從小學到大學,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學生開始學習圓號了。張咪咪的學生里,女生學習圓號、學習銅管的人數也正在呈不斷增長的趨勢。

經常會有同事、朋友和學生在欣賞過張咪咪的音樂會之后跑到后臺問:“張老師,您看起來這么的瘦小,是如何把圓號能夠吹出來這么大的音量,這么飽滿、圓潤的音色?”這應該是很多人都會好奇的地方。

“由于圓號是最長的樂器,管道拉長共有3米多,不管從構造上和演奏技法上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氣息。作為女性圓號演奏者,在肺活量、氣息等方面,確實比男性要弱一些,所以女性的圓號演奏者是需要非常注重增強自己的肺活量,平時需要做大量的有氧運動和氣息練習。在這一點上,確實要比男生付出的更多”。

雖然演奏圓號是一個體力活兒,但是吹圓號跟演奏其他樂器一樣,需要的是巧勁兒,而不是蠻勁兒。張咪咪說,有一些演奏者,一貫都是用大量的氣息和急速的氣速來演奏,那么就必定造成了他在演奏過程中覺得非常勞累或者是非常的困難。何時是需要量大的氣,何時需要量小的氣?何時需要急速的氣速,何時需要緩速的氣速?都是演奏者需要研究思考的問題。

圓號也是銅管樂器中號嘴最小、泛音最多的樂器,嘴在號嘴里的感覺每天都是不同的,所以如何把嘴調整到最佳的狀態,再配合合理的氣量與氣速,是演奏圓號非常重要的核心??偟膩碚f,吹奏圓號就是要有節制的用氣,合理的分配用氣,以及合理的安排氣速。這個也是需要每個演奏者積累了足夠的舞臺經驗、樂團演奏經驗,才能夠逐漸總結出來。

注重寶貴的舞臺樂團演奏經驗
2017年,張咪咪參加了中央音樂學院交響樂團面向全球的招聘,應聘上了樂團的圓號首席和銅管聲部長的職務,并在第二年應聘上了管弦系圓號教師。

不管是在國外學習期間,還是回國工作以后,張咪咪都在不停地參與舞臺演出:多次與紐約愛樂、大都會歌劇院、費城交響樂團的首席們,在林肯中心、卡內基音樂廳同臺演出;多次應邀參加美國和歐洲各大音樂節,在著名的愛斯本音樂節、諾佛克音樂節、奧地利AIMS音樂節等,與多位世界知名指揮家在美國和歐洲各大城市巡演。作品涉及交響樂、室內樂、協奏曲、芭蕾舞劇、歌劇等等。在國內,她參加延安的大型紀念活動,演奏《黃河大合唱》、舞劇《白毛女》等。特別是去年10月1日晚,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聯歡活動上,張咪咪作為圓號首席之一,與一千多位全國最優秀的演奏家們一起演奏了《紅旗頌》《我們走在大路上》《在希望的田野上》等激動人心的曲目,成為了張咪咪人生中非常難忘的經歷。

對于一個樂手在樂團的演奏經驗,張咪咪十分看重:“我們國家目前在獨奏方面,一部分學生都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但是在樂團演奏方面,還是有一定差距和不足。美國音樂學院老師都是在各大樂團擔任非常重要的位置,比如說各聲部首席。那么他們教學生的時候就會有真材實料,能夠告訴學生們他們自身的樂團演奏經驗,以及用自身經歷指導學生演奏樂團困難片段。中國的音樂學院的傳統,多數都傾向于獨奏。有一些音樂學院在教學中不大涉及到樂團演奏,但其實,從最現實的就業問題上來看,音樂學院的學生們畢業時就面臨著去報考職業的樂團,而考試的曲目,自然是以樂隊困難的片段為主?!?

作為老師,張咪咪會以一個非常有經驗的舞臺演奏者的身份,將自己寶貴的舞臺經驗傳授給學生,告訴他們:在樂團中、室內樂重奏中、solo獨奏中,是如何不同的演奏?!霸跇穲F里面演奏短短幾分鐘的solo,心理上要比平時的獨奏演奏難很多。因為一個樂團有七八十人都是你的同事、同行,要把這短暫幾分鐘的Solo表現好,是在一個非常大的壓力下來完成的。這些也就是為什么我認為作為老師有樂團演奏經驗的重要性?!睆堖溥湔f,希望通過自己傳授的舞臺經驗和樂團演奏經驗能讓學生們受益匪淺。

教會學生如何教自己
早在國外學習與工作的階段,張咪咪就已經開始進行教學工作了,現在又在中央音樂學院任教,對于怎樣培養學生有著非常清楚的認知。

“對于我的學生,在他們每一次上專業課演奏完以后,我都會鼓勵讓他們自己先評論自己的演奏。不僅僅是說演奏中的問題,同時也要說自己的優點,這也是對他們演奏自信心的培養。等他們自我評價以后,我再補充,然后給他們做一番評論,并且幫助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解決他們出現的問題。其實就是培養學生有更豐富的創造性,有足夠的思考能力?!?

張咪咪一直記得在美國上學時,她的專業老師是大都會歌劇院的圓號首席,他總說的一句話就是:“老師最大的責任,是教會學生如何教自己?!睂W生總有一天是要踏出校門的,那個時候沒有老師的照顧和保護,學生需要自己來經營自己的事業。職業道路還非常的長,不能因為不上專業課了、畢業了就不再進步,藝術生涯是永無止境的?!八?,學生在跟我學習的幾年里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讓他們學會如何教自己、學會如何獨立思考、如何讓自己進步?!?

張咪咪還經常會跟學生們強調音樂修養和人品的重要性:可能你高超的技術、天賦,以及你的刻苦、勤奮決定了你被發現。但是,在這一條職業道路上能夠走多遠,是取決于你的musicianship(音樂修養)。而能夠讓你在這條職業音樂道路上一直往高處走的重要因素,歸根結底還是好的人品。

希望自己兼顧得更好
作為中美文化交流MIOMA公司的創始人以及藝術總監,張咪咪曾經聯合美國的茱莉亞音樂學院、耶魯大學音樂學院、波士頓大學音樂學院的教授們成功舉辦了幾期國際音樂節。把中國的學生帶到美國參加教授們的授課,和教授們一起同臺演出,舉辦音樂會、舉辦比賽,得到了非常熱烈的回饋。張咪咪非常希望,等過了現階段這個特殊時期,可以繼續做中美的音樂文化交流。

因為在中央音樂學院同時擔任著兩個崗位,張咪咪現在的工作量也是非常大。每周要給學生上十幾節專業課,所在的中央音樂學院交響樂團每天都要固定排練,樂團演出也十分頻繁,一年能高達80多場。經常出差、每年都要到美國巡演,回來還要給學生補課……如此繁忙的工作節奏,雖然有些應接不暇,但是張咪咪也特別希望自己能把樂團的崗位和教師的崗位兼顧得更好。

生活中的張咪咪時尚、靚麗,而舞臺上演奏圓號的她更是平添了幾分颯爽。從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到赴美留學工作十幾年,又再次回到中央音樂學院,看似每個階段都順風順水,但是,世上沒有平白無故的水到渠成,張咪咪一直在用手中的圓號將自己的滿腔熱忱化作音符,奏響她人生中每一個理想的篇章……(原載于《樂器》2020年第6期)

 

網友評論

游客不能發表評論.請先登陸.
你们淘宝动漫周边赚钱 十一选五三注万能七码 体育彩票网站 七乐彩计划软件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杀号 安徽十一选五查询 内蒙古11选5手机版 冠农股份股票行情 贵州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最笨最赚钱的炒股方法 一个人可以开几个股